小编采访

停牌三年,A股钉子户求带病复牌,上交所细数五宗罪:没门

文|AI财经社 刘碎平

编|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停牌1167天,A股停牌大王“*ST新亿”坐不住了,主动示好要求复牌,却惨遭上交所一记响亮的耳光。

2月14日,上交所发长文细列*ST新亿五宗罪,并拒绝了其于2019年1月31日提出的股票复牌申请。早在2016年4月,上交所就曾向*ST新亿发出监管工作函,明确规定公司股票暂不复牌。

上交所提到,*ST新亿目前仍涉及重大违规事项的立案调查、破产重整的再审审查、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不振、公司治理不健全以及资金往来情况不明等重大不确定事项。公司应当收到问询函后立即对外披露,并在认真落实和回复前期监管工作函以及问询函提出的监管要求,消除相关事项重大不确定性,明确投资者预期后,再行申请公司股票复牌。

“支持上交所,让骗子说说清楚。”

“好!不能让妄想大肆侵吞广大股民股份的皮包公司蒙混过关,把问题说清楚,把不应得的股份吐出来。”

“支持严查!一查到底!让那些喝股民血的牛鬼蛇神都出来露露脸走两步!”

股民朋友一边倒地对上交所的决定予以拥护。*ST新亿的如意算盘算是落了空。

数宗罪

*ST新亿于1999年9月23日登陆上交所,其前身为“贵州国创能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变更为“新疆亿路万源实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早年,*ST新亿在卫浴市场厮杀,随着竞争日益激烈再加上原材料上涨,败落后开始进军煤炭等能源领域。

当前,*ST新亿的经营范围为对外贸易、医药及医疗器材、农业种植、加工 及销售、电子商务,仓储及物流服务等。其称,“未来亦不排除适时注入关 联方或第三方的现代农业、大健康、物联网、矿业等各类型优质资产。”

2015 年 8 月 28 日,江苏中立信律师事务所以*ST新亿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新疆塔城地区中院申请重整。当时,*ST新亿应付债权人江苏中立信律师事务所代理费款项共计人民币 100万元,*ST新亿未能偿还上述欠款。2015 年 11 月 7 日,塔城中院裁定受理了该案。之后,在漫长的重整之路上,*ST新亿一走就是3年。

“下半年主要工作是破产重整工作,避免退市风险。复牌工作将按照上交所的有关规定按步骤进行。”2015年7月,在上证e互动上回答股民关于2015年下半年的主要计划时,*ST新亿如此答道。

重整之前,2013、2014两年,*ST新亿的净利润均为负值,并且2014年的净资产也为负。据重整草案披露,截至2015年12月9日,共有 40 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的债权金额共计27.05亿元,申报债权均为普通债权。

2015年12月11日,*ST新亿在公布的重整草案中披露,计划以现有3.78亿股为基数,按每 10 股转增 29.48 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共计转增11.13亿股。转增后,新亿股份总股本由3.78亿股增至14.91亿股。

*ST新亿漫长的重整之路,就出现在股票转增上面。实际上,全体股东仅能获得每10股转增3股的分配,剩余10亿股以每股1.447元的价格转让给重整投资人。

中小股东不干了。在中小股东的反对下,*ST新亿向塔城中院申请强裁。2016年3月18日,*ST新亿实施了转增及除权,中小股东账面的*ST新亿股票数量增加了30%,但股票价格由7.4元/股缩减至1.87元/股,相当于账面亏损67.15%。 信息披露之时,股吧内,股民骂声一片。面对股价的大幅缩水,部分股东向新疆高院申请对*ST新亿破产重整一案进行再审。截至目前,新疆高院重审审查尚未作出结论。

在此期间,*ST新亿于2015年12月4日宣布当日为停牌前最后的交易日。*ST新亿和其背后的3万股民万万没想到,这一停就是1167天。

停牌不久后的2015年12月28日,因涉嫌信披违规,*ST新亿收到证监会新疆监管局下达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这封调查通知书在1个月后才被*ST新亿公布。目前,该案仍处于立案调查中,存在重大不确定。*ST新亿股票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尚未消除。

6亿去哪儿了?

风波并未停息。

2018年1月30日,*ST新亿收到上交所问询函。问询的内容主要涉及到*ST新亿“弄丢”的近6亿元钱。

2018 年 1 月 30 日晚间,*ST新亿发布公告称,先前以预付贷款或是出借资金等方式,向交易对方支付资金合计约 5.5 亿元,并由韩真源公司、陶勇、陶旭提供担保。然而因为交易对方拒不返还资金,公司与交易对方及担保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协议,以韩真源公司 91.95%股权对应的资产代偿预付资金及利息合计 5.85 亿元。

但是,经过核实,韩真源公司的所有房产及土地使用权已全部被抵押,而其本身估值也不足1亿元。由此,代偿资产韩真源公司的资产质量受到了公众质疑。而 “弄丢”6亿元款项的*ST新亿如此轻易的答应了这个“赔本买卖”,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此后,对于上交所的问询函,*ST新亿先后两次延期回复。直到2月12日,才予以回复。而同天,其收到上交所《关于*ST新亿追回资金事项的监管工作函》,文中末尾表示,*ST新亿在公司治理、内部控制、信息披露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问题和风险。

与此同时,这家名叫韩真源的公司也被一众媒体深挖。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01年3月,2016年底变更前,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资料显示其所有房产及土地使用权已全部被抵押,期限不等,共获得抵押款0.99亿元。5.85亿居然就以韩真源91.95%的股权抵消了,确实令人匪夷所思。由此,不少股东直接质疑二者之间存在利益输送,要求相关方面进行严查。

奇葩的是,2017年,因“逾期未缴纳税款”“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等原因,韩真源共收到5张行政处罚罚单。其中一张罚单内容为“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罚款25元”。

14名员工创收3亿?

2015年的重整方案中,为避免暂停上市,*ST新亿还与控股股东万源稀金达成业绩对赌协议。承诺2016 年、2017 年实现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4亿元、5亿元。如果新亿股份最终实现的净利润未达到上述标准,由万源稀金在相应会计年度审计报告出具后 1 个月内以现金方式向新亿股份补足。

实际上,*ST新亿在2016、2017两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18万元和1023万元,这和当初的协议相差甚远。此后,万源汇金通知公司将上述业绩承诺延后至2018 年、2019 年。2018年3季报中,*ST新亿实现净利润4200万元,由此看来,即便是将业绩承诺往后延,对于万源汇金来说,也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重整后,由于新亿股份公司处于被立案调查及破产重整立案审查阶段,其关联方的资产注入不能实施,导致未来持续经营能力具有不确定性。

2016至2017年,*ST新亿实现营收分别为1269.77万元、3.42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18万、1607万元。

2017年,*ST新亿在职员工比2016年多了2人,为14人,这也意味着,14人创收了3亿的营收。2016年,*ST新亿为两位独董开出的报酬均为6100元,有媒体报道称,这是任职满一年的独董中,人均薪酬最低的公司。

工商信息数据显示,目前*ST新亿上榜被执行人32次,失信被执行人3次,主要时间集中在2015年。其中裁判文书有17件,案由主要为合伙投资纠纷、股权转让纠纷。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