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鱼腥草,下巴长痘,幼儿故事

在洛阳和长江铁英的结局安相继沦陷后,西晋帝国面临着即将全面崩溃的危机。

晋怀拘束衣帝司马炽被俘之后,西晋帝国的大旗应该由谁来扛呢?


从综合实力上看,琅琊王司马睿最有资格成为新皇帝。因为司马睿是江南士族集团的代表人物(此时东晋未建立)。

但司马睿显然不想争这个皇位,江南的局势虽然错综复杂,但总地来说还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北方已经是一副群刘以达与梦雄逐鹿的架势,司马睿可不想跳这个坑。

就算司马睿悲天悯人,立誓要去北方解救水深火热的人民,江南士族集团也不会陪他发疯的。

江北侨族刚离开北方,绝不可能再陪着司马睿一起回去遭罪;而江南土著的代表人物(陆机和周处)曾经在北方混得头破血流,肯定也不会去挽救北方那个中央政府。

而江南的局势只能说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叛军(杜曾和杜弢)、反对派(华轶)都不消停,江南士族集团的主要精力还要放在南方。


琅琊王司马睿是司马皇兰陵遗梦族最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人,如果他无意皇位,最有资格的人应该是南阳王司马保。

南阳王司马保是东海王司马越的侄子,也是帝国西北最强大的实力派。从实力和影响力来看,司马保是西晋帝国在北方最大的实力派,也是皇位角逐的热门人选。

但司马保终于还是没能成为皇帝,因为皇帝是天下利益的汇集点,需要综合考虑的要素太多。

西晋帝国之所以会灭亡,其主因并不是少数民族进中原,而是西晋帝国的实力派一味追求平衡,以至于用御剑飞龙决一种官僚化的手段来管理帝国,这样的帝国当然是缺乏生命力的。

司马保的实力和影响力没问题,但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位强势帝王。大多数人的想法是:选一位不强不弱的人当皇帝,他不是傀儡,却也不敢破坏平衡。这样一来,大割掉腋下汗腺会留疤吗家的既得利益都能得到保障。

在这种思维方式的指导下,南阳王司马保只能黯然地与皇位擦肩而过。


司马睿和司马保相继出局之后,秦王司马邺幸运地成为了皇帝候选者。

西晋帝国虽然江河日下,但从表面看隆林山歌上去还是非常强大的。长安虽然失陷,但在北方残余势力的携手合作下,刘曜与刘粲被玉足阁打得一败再败,最终只能被迫放弃长安。

此时晋怀帝司马炽已死,秦王司马邺登基为帝,史称晋愍帝。

司马邺称帝,各大实力派的态度普遍都是“敬而远之”:我承认你是皇帝,也承认自己处于你的领导之下,但你少来管我的闲事。

东北的慕容氏和段氏;长城一线的拓跋氏、国王与乞丐钢琴谱刘琨和王浚;西北的司马保和索綝;凉州的张轨;江南的王导和司马睿……

上述势力无一例外地承认了司马邺称帝的合法性,但他们依然在忙于经营自己的地盘。既不愿意中央政府插手自己的事务,也不愿意派代表参与中央政府的事务。

从这层意义张梁王玮唐上讲:以晋愍帝司马邺为首的中央政府,其本质就是一个影响力有限的地方政府。


虽然中央政府身处西北部,但西北部还有强大的南阳王司马模,西晋帝国连号令鱼腥草,下巴长痘,幼儿故事西北都做不到,只能算半个西北地区的代表势力。

实力如此弱小,他们还要内斗女囚徒。中央政府内部派系林立、各不相让。这使得他们在面对匈奴汉国的威胁时,经常感到力不从心。

而西晋帝国的强大只是表面上的强大,因为此时的中央政府根本不能号令任何地方势力。

以晋愍帝为中心的那段历史,就是一段天下大乱的历史。看看石勒、司马睿、刘聪、刘琨、王浚、鲜卑拓跋和段氏的具体表现,都比晋愍帝更像历史的主角。

史书把西晋中央政府的消亡当做西晋帝国的灭亡,其实早在晋惠帝司马衷去世之时,西晋帝国就已经名存实亡了。


在晋愍帝时期,天下共有六股势力高举西晋帝国的大旗,他们分别是:

以刘琨和鲜卑拓拔氏为代表的并州集团;

以王浚和鲜卑段氏为代表的幽州集团;

以鲜卑慕容家族为代表辉木誉的辽西集团;

以张轨为代表的凉州集团;

以司马保为代表的西北(长安以西)集团;

以司马睿为代表的江南集团。

上述六大势力全部自成体系,虽然高举西晋帝国的大旗,但晋愍帝在他们心中毫无地位。

既然已经做到了事实上的独立,又为何还要继续高举西晋帝国的大旗呢?

当然不是因为皇权有多神圣,而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利益。


我举个例子:如果存在一个多方博弈的格局,当第一个巨无霸出现之时,其他实力派就会自发地联合起来,用堂而皇之的理由约束他。

只要晋愍帝存在,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除了陛下之外,没人任何人能够凌驾于集体之上,否则就是不忠!

如果巨无霸没有独步朝堂的实力,面对此情此景他也只能让步,实力停车王单机游戏下载较弱的实力派通过老汤养发抱团来抗衡巨无霸。

可一旦巨无霸成长到独步朝堂的地步,即使其他实力派抱团也毫不畏惧,那就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大家可以对着新皇帝下跪山呼万岁了。


这种多方博弈不仅存在于广义范围内,还存在于具体地区中。

并州地区,鲜卑拓拔氏的势力最大;幽州地区,鲜卑段氏的势力最大。刘琨和王浚如果失去这两个家族的支持,就必须单独面对匈奴汉国的威胁,他们还有侥幸生还的可能吗?估计不会有。

即使拓拔氏从旁相助,刘琨依然被匈奴汉国打得一筹莫展。

王浚与段氏关系破裂之后,很快就被石勒彻底消灭了。

拓拔氏不仅没有兼并刘琨,反而一直承认刘琨是并州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

段氏不仅没有兼并王浚,反而一直承认王浚是幽州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


拓拔氏和段氏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决定,主要原因就是这两个家族内部派系林立,谁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大权独揽的掌控者。可由于没有巨无霸,所以大家都只能被困于多方博弈的大网之中。

而拓拔氏和段氏只是并州和幽州最大的实力派,却不是唯一的实力派。这两个家族如果出现巨无霸,恐慌的绝不仅仅是这两个家族内部的实力派,还有并州和幽州的其他实力派。

在这种背景下,由两大家族之海潮的教诲外的人担任最高军政长官再合适不过了,因为权力平衡不会被打破。

西北凉州楚筱晴顾子琛集团的代表张氏,东北辽西集团的代表慕容氏,他们在当地的影响力显然要高过拓拔氏和段氏。他们许世友的儿子徐青不仅是当地最大的实权派,更是当地的最高军政长官。

但就算如此,张氏和幕容氏也依然宣称自己是晋帝国的臣子。他们在当地的影响力很大,所以内部压力相对较小,但外部压力依然很大。


无论是张氏还是幕容氏,他们都处于被强敌包围的环境中。如果贸贸然丢掉晋帝国的大旗,很有可能会成为周凌浅沫边势力眼中的大肥肉。因为大家都在高举晋帝国的大旗,如果在此时丢掉了晋帝国的大旗,就等于丢掉了政治正确。

但政治正确这个东西,实力不够的时候可以用来冼家强才是真正的凶手做掩护,实力强大之后就可以一脚踢开了。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