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黑历史」法国总统马克龙:法国承担阿尔及利亚暴行黑历史

1957年11月6日,阿尔及利亚大学的法国籍数学助教莫希斯.奥丹在家中被法军第一伞兵团抓走,带到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北部郊区比阿尔一处别墅问话,他的太太约瑟特与3个小孩自此没再见到莫希斯。约瑟特过去61年经历8位法国总统时期,她一再要求法国政府说出真相,现任总统马克龙终于给出交代:莫希斯遭法军刑求致死,并承诺会开放档案以供研究。

法国总统马克龙

消灭反殖民者 莫希斯被抓后人间消失

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Algeria)原是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FLN)反抗法国殖民,争取独立,在1954至1962年间爆发阿尔及利亚战争(Algerian War),而在1956至1957年间发生阿尔及尔战役(Battle of Algiers),FLN在阿尔及尔展开恐怖攻击,法国则派军进驻,透过被失踪、刑求、法外处决等方式,消灭FLN的势力,但也成为法国挥之不去的黑历史。

米盖儿

莫希斯(Maurice Audin)就是阿尔及尔战役的受害者之一,他是阿尔及利亚共产党员,且是活跃的反殖民运动人士。莫希斯与约瑟特(Josette Audin)的女儿米盖儿(Michèle)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我父母不是武装分子,我父亲只是进行政治宣传。”法国得知莫希斯藏匿被通缉的共产党高层与武装分子之后,派出第一伞兵团到他家中抓人。

1956年间派驻阿尔及利亚的法国士兵

“他何时回来?”“好消息,他逃跑了”

“我母亲问他们(法军)莫希斯何时能回来”,米雪儿说,“他们回答,若一切顺利,半小时后就会回家”,但莫希斯从此人间蒸发,“大约2、3周后,他们告诉我母亲:‘我们有个好消息跟妳说,妳先生逃跑了。’”。米雪儿告诉BBC,约瑟特心中很清楚,莫希斯死了,但她想听到法国政府说实话,因此发起倡议,拿起纸笔,写信给任何可能帮助她的记者与学者。

阿尔及利亚1962年获得独立后,约瑟特带着子女移居法国首都巴黎,而过去这段黑历史也逐渐曝光,约瑟特也从未放弃向法国政府寻求答案,但61年间法国换了8位法国总统,他们始终保持缄默。“有的会回信,有的不会”,米雪儿强调,“她(约瑟特)不是要他们道歉,而是要个真相,要法国政府负起责任”。2014年,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承认莫希斯拘禁死亡。

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遭法军抓走的法国数学家莫希斯(右)与妻子约瑟特

问了8位总统相同问题 马克龙终于肯回答

奥朗德的继任者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决定更出乎预料,他在约瑟特写信给他前,就先主动联系约瑟特,并在2018年9月13日首次承认,莫希斯遭到刑求致死,并向约瑟特寻求谅解,这也是法国政府首度表明,承担这段历史责任。法国与阿尔及利亚关系史权威史托哈(Benjamin Stora)直言:“这是法国历史巨大的转捩点,更胜于莫希斯案本身。”

史托哈表示:“马克龙坦承法国当时有系统地进行凌虐、施暴、犯罪,且由国家承担历史责任,莫希斯只是1个象征,触动整个殖民史。”阿尔及尔战役中的死亡和失踪人数约1000至3000人,莫希斯仅是其中1位,马克龙也称,想要开放国家档案,让家属能够得知真相,不过历史学家质疑,历史档案早已对外公开,而法军暴行不太可能建档,成为后世指责的犯罪铁证。

多数失踪者遭法外处决 恐无档案纪录

“很多都是法外处决”法国历史学家布行榭(Raphaëlle Branche)说,这些人并没有被判刑,因此不太可能有司法档案纪录。另名历史学家希塞普提(Fabrice Riceputi)也称,有证据显示,法国曾大规模销毁相关档案纪录,“在阿尔及利亚战争尾声,任何可能被指控犯罪战争罪行的档案,法军都尽全力湮灭”,不过法国南部城市普罗旺斯艾克斯(Aix-en-Provence)国家档案中心有新发现。

该中心内部保有一份档案,纪录当时阿尔及尔民众通报的家属失踪资料,约有850人的名字在列。

希塞普提表示:“法国想要对这些档案保持机密,代表这些纪录非常珍贵有价值。”马克龙宣布法国承担这段历史责任后,希塞普提立刻把档案,上传至与另名历史学者哈沃(Malika Rahal)建立的网站“千余人”(1000 Autres),希望能与知道这些失踪者的人士联系。

转型正义迟来总比永远没有好

目前约有300人写信给希塞普提,提供约70名失踪者的资讯,像是居住在阿尔及尔的亚瑟夫(Mounira Yacef)告诉希塞普提,她的父亲拉塞恩(Lahcene Yacef)被拘禁,但对他为何会死去一无所知,“他有天晚上被抓走,自此人间蒸发......这些消失的遗体,代表着历史上的缺角”。哈沃则坦言,许多人抱持希望,期盼能够得到答案,“可惜我们无能为力”。

“大众希望我们能公开档案,他们就能获得解答”,哈沃告诉BBC,“但他们可能会希望落空,因为这些疑问,恐怕是不会有答案”。亚瑟夫说,她一直与莫希斯的家人有相同感受,数十年来对拉塞恩的死感到困惑,并称拉塞恩的名字出现在档案上,就代表着某种意义。米雪儿则称,尽管仍有许多问题没得到答案,但莫希斯案可以落幕,对于马克龙让法国政府承担责任的决定,直言“迟来总比永远没有好”。

【了解更多】马克龙 - 搜狗百科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