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澳大利亚锂产量将占环球50%

据报道,近日,澳大利亚的地质队员在偏远的皮尔巴拉(Pilbara)地区的一个勘探点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锂矿床。

这是澳大利亚锂矿发现潮的最新一例,进一步夯实了澳大利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锂离子电池关键组分供应国的地位。

“澳大利亚现在是世界锂都,而皮尔冈古拉(Pilgangoora)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矿之一。”地质队的地质学家之一、皮尔巴拉矿业(PilbaraMinerals)联合创始人尼尔.比德尔(NeilBiddle)说,“我们(澳大利亚)已是黄金和铁矿石的全球领导者,我们在锂的开采上可以取得同样的成功。”

据悉,该公司的锂矿和加工厂在去年11月投产。

皮尔冈古拉矿是过去两年里在西澳大利亚州开设的六座锂矿之一。市场对电动汽车和储能系统销售前景的乐观预测,导致全球对电池原材料的需求激增,这些锂矿应运而生。

瑞银(UBS)预测,到2020年,澳大利亚的锂产量将超越拉丁美洲的竞争对手,占到全球产量的一半,使一个以出口高污染的煤炭和铁矿石闻名的国家站到一场绿色能源革命的前沿。

锂业繁荣正在吸引对新矿的巨额投资,还有一些投资者承诺投资30亿澳元建设五座氢氧化锂精炼厂。

这些投资者包括美国的雅宝(Albemarle)、智利的Sociedad Químicay Minera(SQM)和中国的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等重量级公司,还有西澳大利亚州大量的小型矿商和新进入者。

这是全球矿企勘探、开采和加工电池原材料(包括镍、钴和石墨)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正寻求从这波狂热活动获利,鼓励企业超越采矿和矿石加工,投资于更复杂的前体(生产电池阴极所用的金属和化学品混合物)生产业务。

这是供应链中利润最丰厚的环节。据世界经济论坛(WEF)预测,它将推动全球锂离子电池市场从2017年的600亿美元增长至2025年的1000亿美元。

在珀斯,西澳大利亚州政府甚至在研究该州能否成为制造利基电池的中心,在近年的铁矿石热潮中,该州未能吸引到这类增值活动。

“我们从未能在钢铁领域取得成功,是因为其他人早已在那个领域立足,”西澳大利亚州矿业部长比尔.约翰斯顿(Bill Johnston)说。

“但这关乎新需求,而不是现有需求……这是一个潜在价值极大的机会。”

并非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

怀疑者警告称,如果电动汽车销售令人失望,或者有关锂需求将在10年内增加两倍的乐观预测被证明过于乐观,那么供应繁荣可能会走向崩溃。与此同时,电池技术的进步还可能会催生锂的替代物,这可能会降低需求。

还有警告称,锂的价格不稳定,缺乏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交易的其他电池材料(例如镍)那样的透明度。

根据研究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汇编的数据,在亚洲,碳酸锂(最广泛使用的锂形态)价格自去年初以来下跌三分之一,目前处于两年低点。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去年2月估计,随着智利的一批低成本卤水提锂项目陆续投产,到2021年价格将下降45%。该行预测,这一动态将对澳大利亚和中国的新一代生产商构成挑战。

从2016年至2020年,澳大利亚矿企的锂年产量将增加近两倍,达18.8万吨,远远超过智利、阿根廷和中国的竞争对手,约占全球总供应量的一半。

推动澳大利亚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因素包括:拉美项目的延误、澳大利亚项目的快速交付,以及电池技术变化所导致的客户日益青睐氢氧化锂(而非碳酸锂)产品。

目前,澳大利亚在电池材料开采方面已成为世界领导者,不久后将成为一个氢氧化锂加工大国。

然而,沿价值链进一步向上攀升,制造电池前体、阴极材料和利基电池,是一项艰巨得多的挑战。当前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国、韩国和日本,拥有先发优势、专业知识和比澳大利亚更低的成本基础。

“从开采地下的锂到制成电池,需要矿石、锂辉石、氢氧化物、前体化学品、以及阳极与阴极电池。目前,我们在前两个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并接近在氢氧化锂市场占据很大份额,”

约翰斯顿说。“(我们现在需要)确保自己沿这条道路上迈好每一步,然后,也许在未来,将会有特定理由在澳大利亚制造电池。”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