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王熙凤不为人知的另一壁,流的眼泪不比黛玉少

林妹妹爱哭,熟读红楼的人都知道。

但还有一个女人,也爱哭,却始终被人忽视。

这个也爱哭的女人,就是王熙凤凤姐儿。

这未免纳罕。只要是凤姐儿在场,人人无不欢声笑语,她更是解语花一朵开心果一枚,何以会哭?且让我们沉浸书中,让原书告诉我们答案吧。

通观全书,有关凤姐儿的描写多是出现在人多热闹的场合中。她大部分时间充当配角,陪着别人笑。陪着老祖宗、陪着邢王二夫人、陪着家里的大小姑子、陪着迎来送往的贵戚亲眷笑。

在这些场合中,凤姐儿笑得呆板,至多不过插科打诨而已。就像戴了面具,笑一笑,不过给别人看,是大家子儿的寒暄,应付应付。剥开面具,回到内宅,我们看到的春风满面不怒自威的凤姐儿就不见了。

虚假客套的凤姐消失了,一个真实的无助悲伤的凤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是那么哀怨,那么脆弱,那么痛苦。

林黛玉的哭,大家都看得到。她本人也并不避讳。有时候,哭似乎是一种别样的利器,能更得到老祖宗的怜爱。

可凤姐之哭,不适于大庭广众,不适于堂前院后,只适于她的深闺卧房。

应该说,平儿和巧姐是经常能看到凤姐哭泣的两个人。她的哭,是收敛的,是含蓄的,是悲戚低调的,也是更绵长的。悄悄地躲起来,为了维护可怜的自尊,以及不必要的猜疑,不让不相干的人瞧见,默默地哭泣。

平儿是她要好的心腹姐妹,巧姐是至亲的骨肉。也只有在她们的面前,凤姐儿能敞开心扉,随心所欲酣畅痛快地哭泣一场。

在红楼一书,凤姐儿的哭声,时断时续,贯穿全书,让读者揪心。书里有多处描写凤姐之哭的场景和情节。

还是开开头,黛玉从姑苏投靠贾府,贾母接外孙女儿,那凤姐儿也在一旁陪着擦眼泪,情真意切。她喜欢黛玉的真性情,厌恶虚伪的宝钗,诚心希望黛玉宝玉这一对璧人能结成连理。

秦可卿之死,凤姐儿也哭了。可卿名为她的侄媳妇,可二人却是好闺蜜。她哭痛失知己,哭宁府的龌龊,哭可卿的红颜薄命。

后来,她过生日,本预备热闹一场,可贾琏却和小厮的婆娘公然偷晴,让她大失颜面,凤姐儿哭了。换谁都得哭。谁愿意在自己的生辰,捉到丈夫和别的女人私会,又糟心又愤怒,连带以后的生日都过不好了。

那贾琏不思悔改,又偷娶尤二姐,凤姐儿自然又哭了。可无奈,还得装贤良,将二姐接进府。想来,在贾琏和别的女子欢愉的每个晚上,凤姐都是独守空房伤心为伴的。

至于在后四十回,她被休弃,那更是哭向金陵事更哀了。想一生精力都付之于贾府,却落了个一无所有人人唾弃的下场,女儿也流落到了烟花巷,换谁人能服,换谁人不哭?

黛玉是真性情,凤姐儿同样也是真情流露的女人。她们惺惺相惜,她们彼此欣赏,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

黛玉的不快乐比较纯粹单纯,不外乎寄人篱下,不外乎木石之盟的愿望不得实现。这些,都围绕着爱情铺陈。黛玉只是活在爱情里的女子。

可凤姐不同。她身处成人的复杂世界,从一开场,就是勾心斗角,明刀暗剑。稍有不慎,就是落下把柄,就是腹背受敌。

成亲数年,在重视子嗣的贾府,始终未曾生下一个儿子,这已然是她的心病。丈夫贾琏又不是个省心的,花心风流,不管香的臭的都往自己屋里拉,更让她愤怒。

再一个,她和公婆的关系也很紧张,和婶母兼姑妈王夫人更是表和里不和。那李纨尤氏等妯娌,明里暗里只是想看凤姐出洋相儿,看她的笑话。

府内的大姑子小姑子,和她也并不怎样交心,面上的从容罢了。底下的那些婆子丫鬟等,表面虽唯唯诺诺,但背后无不用阴毒的话儿骂她。

偌大的贾府,真正给她物质和精神支持的,只有一个贾母。

如此,凤姐是真苦。越是要强,就越是苦。越是苦,也就越是孤独。越是孤独,也就愈发脆弱。脆弱无法发泄,也唯有通过屡次哭泣发泄了。

如果凤姐活在现代,我相信她患有职场焦虑症、抑郁症、狂躁症等疾病。

她三十未到即去世,有被休之因,更有身体诸多病症的并发折磨之故。在此我亦为阿凤一哭!

作者:拨弦的人,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