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绞股蓝,宋美龄,古装发型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一叶飞虹

1

女孩脸色潮红地站在律师韩爽的办公桌前。当她进门的一刹那,韩爽就发现了这个美丽女孩的缺陷。她是个瘸子,双腿走路摇摆的厉害,走一步要费很大的劲,两个肩膀随之不安地抖动。

韩爽不免把几分怜悯的目光投过去,但撞见的却是女孩明亮而笃定的眼神。

嘴角透着几分玩味,韩爽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女孩对当事人的介绍。女新金甁梅孩的奶奶,田秀兰,七十三岁,坚决要离婚。

这么大韦天动力装甲年纪还离婚?没事找事!韩爽一般不愿代理离婚案,费用低,关键是双方当事人还纠缠不清。有时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辩护,结果人家两夫妻竟和好了,气的她鼻子都歪了。

“代理费两万元。”韩爽想把女孩吓跑。

女孩却从背包里拿出五百元,“剩下的我给你打欠条,我马上就毕业了,分期付款。”然后,她很认真地拿出笔,准备打欠条。

“等会儿。”韩爽不敢玩笑了,“你确定你奶奶在七十三岁高龄要离婚?这代理费交上了就不能退了。”

女孩忽然拿出一张泛黄的纸条,递过去,“这是你给我奶奶写的手机号码。十六年前,你在罗家村见过我奶奶的,让她有事可以找你,说你会帮助她的。”

韩爽有点发蒙。她细细端详那张纸条上的手机号码,字迹有些模糊,的确是她的笔迹,一时感慨万千。

十六年前,那时她还是一名刚入行的小律师,怀揣满腔热情,跟随市妇联组织的以保护女性为主题的普法团下乡普法,为了吸引更多女听众,中间安排了两次抽奖发鸡蛋的环节。即便如此,到场的人也零零散散。她写了很多这样的纸条,分发出去,但看见有人转身就把她的纸条圈成一团,扔了。

此刻,她竟然见到了一张被珍藏十几年的纸条!

罗家村?她搜索着遥远的记忆,虽然对那位田秀兰无有一点印象,但心却被感动填满。

“你奶奶黑道总裁追黑道逃妻那么大岁数了,为何坚持要离婚?”

“奶奶病了,病的很重,时日不多了,她害怕到了那边,会继续挨爷爷的打,所以一定要离婚。”女孩哽咽。

“什么意思?”韩爽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女孩的话,她的头皮开始发麻,像爬满了虫子。

“你……你是说你奶奶被你爷爷长期家暴?”

女孩点点头,“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奶奶,帮助她离婚,我奶奶太可怜了,离婚是她最后的心愿,你要多少钱都行!”

女孩终于忍不住哭了,“我一定要帮助奶奶实现这个心愿,这件事比我的命都重要。”

2

女孩名叫罗小妹。家谱如下:爷爷罗世成,奶奶田秀兰,两个姑姑,父亲罗玉海,母亲孙秀萍,哥哥罗小虎。

在这个家里,爷爷罗世成是天王老子,黑老大,而奶奶卑贱的如一只蝼蚁,并且是隔三岔五就被爷爷踢几脚碾几下的蝼蚁。

奶奶十六岁嫁给了爷爷。她家成分不好,是地主老财,牛鬼蛇神,而爷爷是贫下中农子弟。洞房那天晚上,奶奶才发现爷爷是个麻子,一脸吃惊。就是这吃惊的神情激怒了爷爷,他怀疑奶奶看不起他,为了给奶奶一个下马威,拖过来一顿暴揍。没承想,这一揍就是一辈子。

以后的日子,爷爷打奶奶不再需要任何理由,他用拳头和脚同奶奶说话。家里家外发生的所霍明亮律师有坏事情最后都要归咎到奶奶身上,结果都是奶奶受一顿皮肉之苦。

譬如,罗小妹的父亲罗玉海,因为是男孩子,自幼被罗世成宠上了天,养成了很多坏毛病,时不时会在外面惹事生非。只要罗玉海被人家找上门,他不受一点责难,奶奶却要被爷爷一顿狠揍。

而且爷爷打奶奶从来不避人耳目,光明正大的打,明目张胆的打,当着孩子们孙辈们的面,甚至当着四邻五舍的面。

奶奶在爷爷那里没有获得任何尊重,自然在家里没有任何尊严,一家人都上行下效,不把她当回事,对她毫无尊敬可言,根本没有人在意她。即使是她亲手养大的三个孩子,也理所当然地嫌弃她。

罗玉海自小就对奶奶吆三喝四,爷爷对他很赞赏,说这样的男人有魄力,以后才能成大事。他有一辆面包车,每逢大集拉客,两块钱一张票,但奶奶从未坐过他的车。

有一次奶奶想跟他的车去镇上买点东西,罗玉海瞥见奶奶上了车,硬是把她推下了车,不让她占他的座位。

罗小妹考上大学后,有一次曾偷偷问过奶奶,难道年轻时就不曾想过离开爷爷吗?

奶奶叹口气,老老实实承认,“有一个男人让我离开麻子,说只要我跟他走,他会好好待我,绝不会打我一下。”

“那你为何不跟他走?”

奶奶摇摇头,“男人啊,说起话来好听,真到了自己身上,谁知道会咋样?”

原来,奶奶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也许,当奶奶的逆来顺受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生活策略时,她便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所以爷爷拳脚下的奶奶从来都一声不吭,也不躲避,被打以后,只要她还能动弹,就爬起来干活,下田劳作,洗衣做饭,继续侍候爷爷和一家老小。

在这个家里,只有罗小妹和奶奶最亲,因为她的命运是和奶奶纠缠在一起的,奶奶犹如一颗蜡烛,虽微弱,却足够照亮她的人生。

3

五岁以前,罗小妹是一个完美的小女孩。因为是女孩,她没有像哥哥罗小虎那样得到爷爷和父母的偏爱,也因为是女孩,她得到了奶奶格外的疼惜,从小被奶奶驮在背上长大。

奶奶把她打扮的干净漂亮,人见人爱。

“我的妹儿长大后干什么?”奶奶问。

“长大了要上大学。”欢乐厨师小妹清亮的笑声含了一股甜味。

“对,我的妹儿长大了要到外面读大学,要过和奶奶不一样的生活,一定要替奶奶活成个人样,妹儿记住了吗?”

伴随着奶奶苍老而劲道的声音,她还会在小妹的屁股上轻轻掐一下,直到小妹大声应一声,“记住了。”

但是,一切在小妹五岁那年的深秋变了。

那一天,奶奶感冒很重,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小妹和哥哥罗小虎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罗小虎比小妹大五岁,但因为受爷爷宠爱,诸事压妹妹一头。

罗小虎忽然想起了屋顶上晾晒的红枣,便顺着墙边的云梯猴子一般爬上去。他坐在墙头,惬意地向嘴里扔红枣,故意馋小妹。

“哥哥,给我扔一个。”小妹仰着小脸,哀求。

哀求多次无果后,她开始也一点点攀爬云梯。她爬的很费力,在罗小虎的嘲笑声中,竟一点点接近顶端。

“你不能上来,你下去!”罗小虎大声喊。

但小妹依然向上爬,马上就挨到了墙头。罗小虎气急败坏,猛然一掀云梯……

梯子上的小妹被甩了出去,惊修真高手在校园林北叫声吵醒了床上的奶奶。

奶奶背着她,走了五六里的路,到了镇医院,二十多天以后,小妹出院了。命虽保住,但是却不能走路了。医生建议再去大医院治疗,但是除了奶奶齐之韵快乐舞步第八套,一家人都坚决不同意。

几天后,奶奶正在给小妹按摩双腿,爷爷进屋了。出院时,奶奶曾长跪不起,求医生再救救她家的妹儿,医生无奈叹气,说多按摩,多锻炼,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就是医生这句话,给了奶奶无限的期冀,她抽一切空闲时间给小妹按摩。

爷爷进屋后,给小妹冲了一碗红糖水。在此之前,他怕罗小虎因闯此大祸受惊吓,亲自去庙里给罗小虎求了一个平安符。

“那谁,你出来一下,有个事和你说。”

“有事在这里说吧!”奶奶并没有挪窝,第一次没有听话,依然低头专注按摩。

“你收拾几件这丫头的衣服,我把她送走,已经找好人家了,就是拾荒的那个老头,人家愿意养她。”

奶奶一怔,然后拼命用手护住小妹,“bauo不行,不能把我活生生的妹儿送人。”

奶奶破天荒的顶嘴让爷爷暴怒,他伸手薅住奶奶的头发,把奶奶掼倒在地,一边拳打脚踢,一边破口大骂:“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还是揍的你轻,看来你的皮肉又不疼了,我今天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顶嘴!”

他打人的动静太大,先是小妹的父母来了。很明显,罗玉海和孙秀萍知晓并同意此事,他们只是不疼不痒的劝着“不能打呀,好好商量一下”,却并不上前阻止。

然后香桂树几个邻居也来了,站在一旁窃窃私语,看笑话。

爷爷打累了,也打够了,蹲在一旁喘粗气。整个过程,奶奶依旧没吭一声,没做任何反抗,更没有还手。她就那样蓬头乱发地伏在地上,任何人都看不见她的神情。

忽然,角落床上传来小妹病猫似的哭喊,“奶奶,奶奶,我怕,我怕!”

地上的奶奶忽然抬起头,费力站起来,踉跄走过去,她紧紧搂着小妹,“别怕,妹儿,有奶奶在,谁也不能把妹儿送走。”

奶奶立起身,不看任何人,却直直走向墙角,那儿有一把大斧头。她忽然抄起斧头,一阵乱砸,把屋里能砸烂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然后她死死盯着爷爷,“麻子,你听好了,如果再提把妹儿送走的事,我先把你砍死,然后抱着我可怜的妹儿跳崖,我们家就准备三口棺材吧!”

爷爷愣愣瞅着,忽然啐了一口,“为了一个瘫子丫头,简直是疯了。”他甩手走了。

罗小妹总算留在这个家里。

4

转眼小妹六岁,该上学了。在全家人的质疑和反对声中,奶奶还是买了一个旧轮椅,把小妹推到学校。

校长瞅着轮椅上的小妹,一脸为难,奶奶却很笃定,“我家妹儿决不会给老师添一点麻烦。”

奶奶说到做到。她成了陪读奶奶。早晨把小妹送到学校,上课时,她就在窗外候着,下了课,她把小妹背到厕所,再背回来。等到放学,把小妹接回家。无论刮风下雨,从未迟到。

老师见奶红尘都市奶辛苦,倒是很体谅,说罗小妹是一个特殊学生,可以特殊照顾,不必遵守学校的作息制度,可以随时来随时走。

奶奶却一点不领情,“我家妹儿和别的娃娃一样,没有啥不一样。”

但小妹到底是与别的娃娃不一样的,而且很不一样,她因为上学添了大麻烦,毋宁说是灾难。

小孩子们看似单纯,但欺凌弱小,嘲笑别人的本领却一点不差,与生俱来。上学以后,小妹很快就有了陈冲女儿一个绰号“瘫子婆”,这个绰号每天不知要被喊多少遍,有的小孩还会围堵她,瞅着她的双腿瞧稀奇,然后用手掐,用圆规戳,以检验她是否有知觉。

小妹夜里时常一阵阵梦魇,吓得大哭大叫,全身颤抖,多少次求奶奶不要再去上学。

奶奶开始只是阴着脸训斥那些小孩子,渐渐的,她变了,谁再嘲笑欺负小妹,她追上去必定一顿狠揍毒打,并凶神恶煞一般扬言:谁敢欺负她家小妹,她就绞股蓝,宋美龄,古装发型把谁开膛破肚,扔到野地里喂狗。

很多大人牵了被奶奶毒打的孩子,上门讨要说法,说不过是小孩子的玩笑话,竟下如此狠手。

奶奶却变脸变色,一欧达尚宅点都不饶人,“什么小孩子的玩笑话?对我家妹儿就是天大的事,她吓得全身哆嗦,不敢再去上学,谁敢再欺负我家妹儿,我见一个打一个!”

奶奶说着这些话,面目狰狞,眼睛都红了。

大人们瞅瞅她的模样,嘟哝着疯了,却不敢再说什么。以后小孩子们被家里大人告诫,说罗小妹的奶奶专吃小孩,谁招惹了罗小妹,就要被她奶奶吃掉。

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欺负罗小妹,但奶奶却坚定了一个信念!

一天下午放学后,奶奶没有把小妹带回家,却把她带到了村子的水库边。这里人迹罕至,鲜有人来。

奶奶俯下身子,一脸郑重,“乖妹儿,奶奶不能跟你一辈子,你痞妃传必须会走路,你只有能走路了,以后才能去外面上大学,别人才不会看不起你。”

“奶奶,我还能站起来吗?”

“当然,那个医生不是说了吗?只要多走多练,就有希望站起来。以后,我们每天都绕着水库走一圈,妹儿才六岁,等妹儿长成大姑娘了,就能站起来走路了。”

奶奶把小妹从轮椅里拖起陈丹青评论刘索拉来,然后从后面用力架住她的双臂,一点点向前移,一步步向前挪。小妹个头矮,奶奶必须一直半弓着腰,为了防止她摔倒,她必须尽力贴紧她的身子。

不过一会儿,奶奶就气喘吁吁,大丞相大人怀喜了汗淋漓,但她咬紧牙,继续陪着小妹练走路。

这一练就是十个春秋!

十年里,不知磨破了多少奶奶亲手做的鞋子,不管下雪下雨多坏的天气,奶奶雷打不动,每天都会把小妹拎到水库边。她又像多年前,教婴儿时的小妹学走路那般,或在后面抱着她的身子,或在前面牵着她的双臂,一老一小,从夕阳浅照,直至夜晚。

“奶奶,我饿了,我想吃饭,咱回去吧!”

“不行,乖妹儿,咱得走完一圈,才能回去吃饭!”

“可是,奶奶,我真的不想走了,我实在是太累了!”

“那妹儿想不想站起来?”

“想。”

“那妹儿就不要怕累怕饿,妹儿乖,有奶奶陪着你。会走路多好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去赶集就去赶集,妹儿可以去外面上大学,看看外面的人,看看外面的新鲜世界。”

绕水库走一圈将近二里的路程,十年里走了多少路,奶奶不会算,但她深信一点,走下去,只要走下去,总有那么一天,她的妹儿会站起来!

小妹读完小学时,终于可以自己蹒跚着去厕所了。

小学毕业,小妹以镇上第一名的成绩升入初中。奶奶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不再当她的陪读奶奶,让她自己去镇上上学。

5

初中开学第一天,奶奶给她带了午饭,把小妹送到学校,然后叮嘱一番,回家了。

中午,奶奶去西屋时,却发现小妹躲在柜子后面。

“你怎么回来了?”奶奶一把把小妹揪出来。

“奶奶不陪着我,我怕,我怕人家的眼光。”小妹哇的一声哭出来。

小妹从来没有离开过奶奶,一直都是奶奶为她遮风挡雨,因为时刻有奶奶的保护,没有人敢嘲笑她。而今,她自己却要面对外面的一切。

这次奶奶却没有安慰,而是生气了。

“你这个没出息的妹儿,奶奶能跟你一辈子吗?奶奶总会要离开你。我家妹儿的成绩最好,谁都比不上你,不必别人差!”

奶奶向外驱赶她,“你赶紧回去,回去好好念书,你把书念好了,就不怕别人的眼光,就维荣的妻子没有人敢看不起你。”

以后,罗小妹又从学校逃回来几次,但都被奶奶骂了回去。

小妹的成绩一直是最好的,因为她记住了奶奶的话,只要她成绩好,就可以堵住别人嘲笑她的嘴,就可以改变别人看她的眼神!

小妹读高一时,奶奶开始用自己积攒的私房钱盖两间小房子。奶奶是一刻不得清闲的人,从来不知道累。邻居都私下说她是“累不死的老牛,打不死的老狗”。

“妹儿,这两间房子是给你的,以后你在婆家呆不下去了,就回来住。”奶奶偷偷对她说。

“奶奶,我以后要到外面读大学,外面也有宾馆,我不会回来住的。”

那时的罗小妹在县城读书,长了很多见识。

“女孩子要有一个安稳住处,我的妹儿不能没有地方住,奶奶得给妹儿存下一个住处。”

成年以后的罗小妹才明白奶奶的苦心和内心深处的渴望。奶奶被爷爷打,她不是不想逃,是她无处可逃。她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娘家。但在娘家超过三天,就要挨弟媳妇的白眼,因为按照农村习俗,娘家的房子没有闺女的份,死也要死在婆家。所以,她只能再回爷爷的家。

那时的奶奶是多么渴望自己能有一个容身之所,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啊!哪怕只慕良博客有一间小小的房子,她一定也会很满足!那样,她就可以逃离那个她没有任何为人的尊严的家。

房子盖了将近三年,在小妹考上大学的那个夏天,房子基本完工了。

6

小妹真的要去外面读大学了。她不但考上了大学,还是北京的大学,村里从来没有人去北京读大学。

通知书到的那一天,奶奶煮了一大盆鸡蛋,串了半个村子。那些人家都曾因为小妹与奶奶吵过架。

她一边给人家塞鸡蛋,一边赔礼道歉,“前些年因为我家妹儿,真是对不起了,我家妹儿和别的娃不一样,如果我不护着她,她这一辈子就毁了,还咋能活成个人样?现在我家妹儿出息了,我也放心了。”

奶奶也许真的放心了,因为小妹上大学以后,奶奶忽然加速度衰老下去。

小妹第一个寒假回来时,见到奶奶大吃一惊,仅仅几个月时间,奶奶完全变了模样,原来直挺挺的脊背竟一下子佝偻了,身量突然缩小许多。

小妹忽然明白了,奶奶原来是为了保护她,拼命吊着那股精气神,不敢弓下腰,更不敢老去,而今,她长大成人了,不需要奶奶再保护她,奶奶才可以放心地老去吗?

回来当天,奶奶就把小妹的行李搬到那两间新房子里。屋里已经添了一张桌子。炕上铺了新床单。

“妹儿,你先占着这房子,今晚你就在这里住。”

奶奶点火给她烧炕,被烟呛的咳嗽起来。小妹赶忙过去帮她。

“妹儿,等奶奶死了,你就把奶奶的像放到神龛上供着。谁要是进来强占你的屋,我不容他!”

奶奶说的极其认真。

“奶奶,你不会死的,你要活到一百岁。等我毕了业,我要把你接到城里和我一起住,让你好好享享福。”

奶奶笑了。但小妹那时并不知道,奶奶当时已觉出身体的不舒服,只是没有人在意她的不舒服,当她很不舒服时,一切已经无力回天。

吃饭的时候,奶奶当着全家人正式宣布了,“这两间房子是我给妹儿留下的,她想啥时回来住都行,谁也不能撵她。”

一家人很诧异,爷爷更诧异,脸色瞬时难看了。但当着小妹的面,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小妹现在是在北京读大学的人,是家里唯一的见过大世面的人,强拆拆出吉林兵变身份不一样了。

正月十二是爷爷的生日。两个姑姑带着全家回门给爷爷过生日。饭菜都端上了桌,一家潘玮楷人除了奶奶外,都坐了下来,吃饭闲聊,看起来其乐融融。多少年了,这种场合奶奶都是最后一个上桌,甚至不上桌。

寿星佬爷爷忽然发飙了。(作品名:《奶奶要离婚》,作者:一叶飞虹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进入作者主页,看本篇故事精彩后续。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