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幼儿故事,立体画,吴启华

马排长当新兵连二排排长的时候,我是二排二班的新兵。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事儿。

马排长其实是通信站的技师,长得瘦小清秀,脸上经常浮现莫名的羞涩。也不知通信团哪位领导的主意,让他去当新训排长,此举到底是为了锻炼他还是惩罚他,值得琢磨。

二排的四个新训班长,挑的是又高又壮的生猛老兵,马排长站在他们中间,除了一身干部服,完全是个生瓜蛋子。

爱美的马排长显然偷偷把肥大的军装改了,很修身,窄窄的裤腿,使他自购的皮鞋显得又尖又亮,帽子不知是大了还是小了,总觉得没戴正,朝一侧微微斜着,很有几分不明就里的俏皮。这让班长们颇为不满,有时马排长对他们说些什么,他们会装没听见。彪悍的老兵班长们自认为就算没有这个排长,他们照样把新兵训得一楞一楞的。

马排长这一年才二十岁,他是初中毕业直接考上军校中专班的,学的是无线电通信,对于带兵,他是既没经验也无兴趣,在这几个比吕会贤他还大两三岁的班长们的面前,他有着显而易见的清高,并且还多少有几分胆怯。他从不和班长们发生正面冲突,真有什么事情,扛扛就过去了,毕竟他是排长。

按说,作为一名新兵,我应该是没什么机会和马排长打交道的,况且我跟马排长同一年出生,还比他大几个月,排长和新兵的差距,让自尊心挺强的我感到尴尬。

没想到,马排长偏要主动找我到他办公室谈话。除了年纪相仿,大概是因为我的饭堂广播稿写得不错――这是我在新训生活中找到的乐趣。每天我都在义勇敢敢训练之余写出几篇小稿,让其他战友开饭之前,站起来大声朗读。小诗歌小散文小见闻还有一些口号式的排比句啥的,想起什么写想什么,反正要求也不高,要的就是那个热闹劲儿。很快,我们班的广播稿数量和质量都名列前茅了,似乎爱茵假期大家也都知道了二班有个不爱说话的湖北兵能写。后来,班长索性除了正规训练,像劳动啊还有其他杂事都不让我干,让我呆在宿舍写广播稿,每逢这时,我基本上会给我们班每人写一篇。反正饭堂广播稿也不能长,一二百字就成。

起初,马排长跟我的谈话还有些上下级的意思,他问我对将来有什么想法和打算,并鼓励我好好干。我也表态一定要积极努力,争取做到最好。相比我而言,马排长终究是见多识广些。他很欣赏我恋夏38℃写的一些还不够发表水平的小诗小文,还把我写的一首很昂扬压韵的朗颂诗抄写出来,押在办公桌玻璃板下。马排长的钢笔字写得很好,隽秀中透着风骨。那时特别流行练硬笔书法,马排长应guiz163该是练出了自己的风格。

后来,我们慢慢开始了两个同龄人之间的聊天,社会政治经济,生活学习读书,无所不谈。马排ggcc2013凉鞋长显然也幼儿故事,立体画,吴启华是个文有屁村艺青年,偶有妙语,便击掌大笑。这是令人愉快的时刻,也让我感到有些紧张,排长和新兵之间距离摆在哪儿,大多时候,我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聊。

基本上,马排长不叫我,我不会主动去找他聊天。为此,马排长还责怪我说别老让他叫,有空就过去聊聊。马排长有马排长的孤独和寂寞啊。

因为老去马排长哪儿,不仅战友们有想法,班长更是觉得有“越位”的意思。作为一名正在由“老百姓转变成革命军人”中的新兵,啥事儿不是班长说了算呢?在班会上,班长不点名地批评了我,说有的人自以为有了点成绩就骄傲崔潇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事儿虽然有点冤,可却没法说。

新训一个来月的时候,接到妹妹的来信,说怎么玩具总动员之夏威夷假期没有寄张照片回家。我这才想起还没去县城照像呢。驻地没有照像馆,必须到十里之外的县城。星期天吃完早饭,我就找班长比智高被曝光请假。对于请假,我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我的饭堂广播稿为班里作出了贡献嘛。没想到,班长说,已经有人去了,下星期吧。按规定,周末新兵连每个班只能有一人凭请假条出营院。

从班长屋里出来,在走廊上正好碰到马排长,他问我干吗,我说找班长请假想去县城照像,这个星期没名额了。马排长笑了,他大概觉得名额这事儿有点扯淡。马排长说你等会儿,我送你出去。

让新兵周末去趟县城,对于排长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儿。马排长送我出了营院,我步行到县城照了像,买了些日用品,还美美地上饭馆吃了顿午餐。

这次县城之行,让班长大发了一回脾气蔡李佛极限拳速。如果说先前我往去马排长哪儿让他暗暗不爽的话,这一回,他不仅生我的气,更生马排长的气。一来他觉得我挑战了他的权威,二来他认为自己“看不上眼”的马排长哈芬槽铆接机也太不明事理。

好在我有写广播稿的“一技”在身,班长倒也没怎么单独惩罚我,只是当天晚上,搞了我们班两次紧急集合。这样一来,大家的愤怒也集体转向了我。

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一天天地过的确有些熬人,但真的要结束了,似乎又是一眨眼工夫。新训结束后,爱咲我分到了驻扎在北京总部机关大院的连队,马排长还是回到终极一班之修罗帝王团部通信站当他的技师。

刚开个人二手闲置船外机始我还给他写过几封信,谈谈下连的情况。偶尔,他来躺北京,因为他同学老乡不少,我和他也只能是匆匆见上一面。慢慢地,联系也就少了,直到失去了联系。

后来,听开户免费送彩金38元说他转业回老家了。马排长是湖南人。

说起来,我的新兵连至今三十妃子策gl多年了。最近整理旧物时,找出了一本当时用过的红皮笔记本,上面记录了我的很多感受和写的一些不成形的诗文丹雪尼化妆品,还有一些战友的名字及摘抄的名言警句啥的。印象中马排长在我的笔记本中写过一段话,却怎么也没找到。是不是还有另一本,在多次搬家中丢失了?最让我遗憾的是,我的记录里写的都是马排长,却赵子琪女儿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

推荐新闻